首页
 
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
admin@baidu.com
570000

带着儿子去支教,托起藏族学生艺考梦

来源:点击:时间:2019-08-29 15:52
在西藏支教期间,彭群在其所支教的学校组建了舞蹈高考特长班。今年高考,这群藏族学生考上理想的学校后,纷纷给彭群发来感谢信息。 \
在西藏支教期间,彭群在其所支教的学校组建了舞蹈高考特长班。今年高考,这群藏族学生考上理想的学校后,纷纷给彭群发来感谢信息。 受访者供图
  追梦人:彭群,31岁,湖南省石油化工技工学校音乐教师。   感言:看到藏族学生取得了好成绩,职业感与荣誉感倍增。   老师,我不是在做梦吧?我真的考上大学了。 彭老师,我考上了西藏大学音乐学专业,第一个希望分享这份喜悦的人就是您了,扎西德勒!   从教九年,这是彭群过得最快乐的一个暑假。今年7月20日,援藏结束后的彭群返回浏阳,在这一个多月里她与西藏的联系一直没有断过 学生报喜的信息接连不断,她指导教过的西藏学生已有21人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。   特别快乐,这就是援藏的意义所在吧。 2018年2月28日,彭群作为湖南省 组团式 教育援藏中期轮换教师踏上了西藏这片土地,入驻西藏自治区山南市第三高级中学,首次在该校组建了高考特长班。在为期一年半的援藏期间,因为孩子的教育问题,彭群选择了将七岁儿子接到身边,带着 一条小尾巴 援藏的她不断在老师和妈妈的角色中切换。   浏阳市融媒体中心记者欧阳稳江   组建高考特长班   托起藏族学生的艺考梦   2017年年底,彭群在得知湖南省 组团式 教育援藏工作队需要一名年轻的音乐老师时,便动了心。回家与家人商量,母亲倒是很支持,可唯一让她不放心的就是还在上幼儿园的儿子。因为个人原因,儿子一直是跟随自己生活。思来想去后,最后彭群还是递交了申请书。   我是音乐专业毕业,应该可以帮到那些藏区孩子。 不久,彭群的申请被批复了下来,并于2018年2月28日开启了自己的援藏之路。到达西藏后,彭群的高原反应特别严重,心率一度高达每分钟130次, 连续一个星期都不敢锁门睡觉,万一有意外同事也好来帮忙。   休息了两天后,彭群便上了讲台,用了整整半个月才调整过来。然而,让她感觉最为难的不是上课,而是爬楼。教室在四楼,练功房则在另一栋楼的四楼。在浏阳,这个楼层高度对于她而言完全不在话下,而在缺氧的高原上却是个大问题: 本地人爬三层楼都有些气喘吁吁,因此每天去上课对于我而言都是一种考验。很多时候,淳朴的藏族学生看到我拖着脚上楼梯,干脆直接将我架上楼去。   看着台下那一双双求知的眼神,你没法退却。 在学校,彭群担任了五个班的音乐老师,并兼任了学校行政办公室的主任,繁忙的工作并没有让她忘记援藏的初心。2018年4月,彭群组建了舞蹈高考特长班,这是山南市第三高级中学自建校后第一次形成了舞蹈高考长效机制。与此同时,她还担任着音乐课备课组组长,指导本地老师上好课的同时还要带训好音乐特长生。2018年12月底,彭群带领了13名舞蹈生前往拉萨参加艺术联考。虽然精准训练时间不到半年,但所有的孩子都顺利通过了联考。惊喜的是,音乐特长考生也同是百分之百过关。   老师,你知道吗?得知自己考上大学的那一刻真的只想拥抱您。 没有您,也许就没有我今天的成绩。 在得知自己被心仪的大学录取时,学生达娃曲珍与索朗扎西兴奋至极,第一时间便给彭群打来电话。从7月20日回到浏阳的一个月时间里,彭群便收到了21名学生的喜讯, 这种收获的惊喜,会让你觉得援藏的意义所在。   身边跟个 小尾巴   七岁儿子跟她走上援藏之路 \
    妈妈,真的没有想到你这样辛苦。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,彭群的眼泪没来由地掉了下来。在来西藏之前,儿子轩轩还是那个懵懂的幼儿园孩子。来西藏短短一个星期,小小的他就像经历了一场蜕变,让他瞬间成长起来了。而这一切,皆源于带着轩轩援藏的特殊经历。2018年2月,彭群刚去援藏的时候,轩轩还在上幼儿园。离家千里,彭群将轩轩交给了自己的母亲抚养。为了缓解彼此的思念之情,每天与轩轩视频聊天成了母子俩的约定。刚开始,轩轩还能控制情绪,时间长了,小小的他长期见不到妈妈就开始闹情绪。   除了带在身边,别无他法。 轩轩进入小学一年级后性格大变,老师的各种反馈让彭群十分不安。一边是援藏期间繁重的工作,一边是千里之外牵挂的儿子,最终她不得不作出将轩轩带去西藏念书的决定。刚听到这个决定后,无论是一同援藏的队友还是亲戚朋友都十分反对。   2019年春节后,彭群还是决定尝试将轩轩带到西藏。刚入藏时,轩轩的高原反应同样很严重。见此,彭群心里有些后悔,正犹豫要不要将轩轩送回浏阳。所幸的是,三天后轩轩的高原反应有所缓和,经历了各种不舒服的小男孩却变得十分坚强: 妈妈,原来你在这里这样辛苦,我也能和你一样坚持的。   和彭群一样,这个要强的男孩克服了语言关、环境关、饮食关,在一个月后和当地的同学打成了一片。令人欣慰的是,轩轩的性格逐渐变得开朗起来了,每天放学后会叽叽喳喳地和彭群说起学校里发生的一切。   在这里,他过得特别快乐。让他感到特别骄傲的是,他不仅会说藏语,而且还学会了写藏文。 带着这个 小尾巴 援藏的期间,援藏的队友们尽力给予母子俩最大的照顾, 期间也有很多困难,比如孩子生病什么的,但是都熬过来了。   妈妈,如果有机会我们以后再来! 离开西藏时,轩轩悄悄地向彭群说。   援藏故事   为克服严重高原反应   氧气瓶成为她上课的 教具   浏阳河,弯过了几道弯,几十里水路到湘江 2018年3月2日,西藏自治区山南市第三高级中学,一首悠扬婉转的《浏阳河》在教室里响起,台下的学生正听得如痴如醉。可歌刚唱到一半,台上的音乐老师彭群却突然感到了呼吸的不顺畅,接着便有些头晕目眩,渐渐觉得身体开始往后倒。   看到彭群的高原反应特别严重,学生们赶紧搬了椅子让她坐下休息。就着氧气瓶吸了一会儿氧,彭群的感觉这才好多了, 因为教的是音乐和舞蹈,经常出现供氧不足。尤其是舞蹈课,氧气瓶成为了随身携带的 教具 之一。   除了正常上课与行政工作外,基本上所有的时间都在训练室。 刚到西藏时,高原缺氧加上超负荷量的工作,彭群的身体变得越来越不适应。往往一节课结束后,整个人累得连话都不想说。而她的动力,既有来自于学生的勤奋也有来自于学生的感动: 孩子们在练习结束后,会抢着帮你去食堂打饭。   回忆在西藏的这段时光,虽然很辛苦,还是感到一切都很值得。 说起自己的援藏之路,彭群表示这段特殊的经历会让自己永生难忘。  
关闭